日本金工——後藤家(二)

凯业美术® / 2019-11-01

后藤一门乃是制作刀剑装饰小零件最有名的望族。自鼻祖祐乘于足利(室町)晚期横空出世,至德川(江户)末期的典乘为止,长达四百年的岁月中传承了十七代。其嫡系旁支及分流出的各派系不但在日本金工界占据统治地位,也活跃于财经、政治、文艺等诸多领域。

初代祐乘仕于足利义政。

到第五代传人德乘时,旁支开始分家出来自立门户。嫡传的四郎兵卫、理兵卫一系之外有十四旁支,被称为“肋后藤”或“同苗家”。此外还有另立门派的金座后藤——后藤庄三郎一脉、江户的后藤清乘一脉以及铸造砝码秤砣的后藤勇五郎一脉。

嫡支的传承谱系为: 祐乘—宗乘—乘真—光乘—德乘—荣乘—显乘—即乘—程乘—廉乘—通乘—寿乘—延乘—桂乘—真乘—方乘—典乘。

后藤家最后的余晖是名匠后藤一乘。原出自七郎右卫门家,后过继给八郎兵卫谦乘为养子。哪怕到了后藤家走向衰微的幕末时期,也还活跃在很多领域,培养了许多的门人弟子。

无论嫡系还是旁支都很少做镡和柄口柄头的金件,而是专注于制作由小柄、笄和目贯所组成的三件套或者只做小刀。旁支的众多传人中也有完全不做刀装小零件的。

所使用的材质来说,多为赤铜胎。大约四分之一的作品中有少量的金。铁胎的极少,没有用黄铜的。

 

上周我们介绍了後藤家前三代传人,接下来将介绍第四、五、六代嫡系传人~

 

 

嫡系第四代。乘真嫡子,生于享禄二年(1529),幼名小一郎,后改名龟市,又改称四郎兵卫。讳光家,追随织田信长,剃发出家后乃称光乘。天正九年(1518)被信长委以铸造大判①及砝码之任。本能寺之变后到了秀吉手下继续领着这两份差事,在丰臣家的财务方面担当重任。从经济、文化的政策制定到实际执行都有他的参与。因此他不单是一流的金工艺术家,更是桃山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当之无愧的名士。晚年被授予法眼位②。元和六年(1620)3月14日以92岁高龄溘然长逝。其作品风格华美细腻,有祐乘、宗乘之遗风。现存有“后藤光家”花押铭文的虽只寥寥几件,也足以看出国手名不虚传,如前田家流出的牵牛织女图三件套。工艺技法为剔地(减地)法,留有通体赤铜阳刻彩绘的作品。

注:

①大判:安土桃山到江户时代的椭圆形十两大金币。

②法眼:日本僧侣位阶。最高是法印,其次就是法眼。镰仓以后也将此位授予医药乐师百工之人。

嫡系第五代。光乘嫡子,生于天文十九年(1550),初名源治郎,后袭名四郎兵卫,讳光基、正房、正家。与其父光乘一起领着改铸金币、砝码的差事,负责丰臣家财务事宜。据坊间传说,丰臣家的五三桐(家纹)就是由德乘设计的,又称“德乘桐”。鉴定证书也是从德乘的时期开始出现,现存最早的金工鉴定证书是制于元和年间(1615~1624)后藤家与绘画的狩野派、刀具保养鉴定世家本阿弥家都有姻亲关系。德乘之妻为本阿弥光温之女。可以看出这些家族为了家业的存续和发展,都是有互相联姻的政策,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德乘的金工手艺也是非常优秀,被誉为国手。殁于宽永八年(1631)10月13日,享年82岁。德乘以前的后藤家只做小柄、笄和目贯,从德乘活跃的桃山时代才开始也做镡了。《金工名作集》中记载的光昌鉴定德乘的镡、《金工秘诀》中的露边镡(用于短刀、肋差等的小号镡)的嵌金工艺到后来改用镀金。此外他不仅在刀具装饰用品界,在本国的货币变迁史中也占据重要地位

鯱図二所物 無銘 徳乗作

 


嫡系第六代传人。德乘嫡子,生于天正五年(1577)。幼名源四郎,继承家业后袭名四郎兵卫,讳正光、正房、光宗。晚年剃发出家号荣乘。关原之战后,由于丰臣家的没落,作为一直受丰臣家重用的四郎兵卫一脉也跟着迎来一段艰难的时期。后经叔父长乘调停改投德川家,得以继续担任铸造金币和砝码之职及从事金工雕刻工作,并照旧领二百五十石的俸禄。晚年被授予法眼位。故于元和三年(1617)4月4日,享年41岁。造诣达到国手级别。

宇治川合戦図鐔 無銘 栄乗作

我们把从祐乘到荣乘为止合称为上六代,作为研究上的一个划分,同时也是对其工艺之精湛的赞美。作为古董艺术品的品鉴赏玩价值而言,这几代以后的就乏善可陈了。遗憾的是流传下来的真品十分稀少。古人就上六代的目贯、小柄、笄等作品的形状大小做比较,认为乘真的尺寸最大,其次宗乘的也稍微偏大,光乘、祐乘的都比较小巧、德乘、荣乘的更小一点。只有乘真的与其他五代相比都大好几圈。这完全是一种错觉。实际拿在手中赏玩就会发现大小都是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