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工——後藤家(三)

凯业美术® / 2019-12-10

    后藤一门乃是制作刀剑装饰小零件最有名的望族。自鼻祖祐乘于足利(室町)晚期横空出世,至德川(江户)末期的典乘为止,长达四百年的岁月中传承了十七代。其嫡系旁支及分流出的各派系不但在日本金工界占据统治地位,也活跃于财经、政治、文艺等诸多领域。

初代祐乘仕于足利义政。

到第五代传人德乘时,旁支开始分家出来自立门户。嫡传的四郎兵卫、理兵卫一系之外有十四旁支,被称为“肋后藤”或“同苗家”。此外还有另立门派的金座后藤——后藤庄三郎一脉、江户的后藤清乘一脉以及铸造砝码秤砣的后藤勇五郎一脉。

支的传承谱系为: 祐乘—宗乘—乘真—光乘—德乘—荣乘—显乘—即乘—程乘—廉乘—通乘—寿乘—延乘—桂乘—真乘—方乘—典乘。

后藤家最后的余晖是名匠后藤一乘。原出自七郎右卫门家,后过继给八郎兵卫谦乘为养子。哪怕到了后藤家走向衰微的幕末时期,也还活跃在很多领域,培养了许多的门人弟子。

无论嫡系还是旁支都很少做镡和柄口柄头的金件,而是专注于制作由小柄、笄和目贯所组成的三件套或者只做小刀。旁支的众多传人中也有完全不做刀装小零件的。

所使用的材质来说,多为赤铜胎。大约四分之一的作品中有少量的金。铁胎的极少,没有用黄铜的。


前两期我们介绍了後藤家前六代传人,接下来将介绍第七~十一代嫡系传人~



後藤显乘:嫡系第七代。天正十四年(1586)生,德乘次子,荣乘之弟,讳正继、光派、光经。通称源一郎、富三郎,后袭名理兵卫,晚年授法桥位①。宽永年间(1624~1643)在加贺前田家领一百五十石,与从兄弟觉乘轮流外驻金泽,隔年交替,培养出了“加贺后藤”一派,对加贺金工群的兴盛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六代传人荣乘于元和三年(1617)故去时,长子即乘尚年少,是由叔父显乘和祖父德乘共同培养、扶持到能够独当一面。后藤家嫡系历代传人中,只有显乘、程乘父子二人是出自理兵卫家,其余都是四郎兵卫家。显乘故于宽文三年(1663),享年七十八岁。鉴于他为后藤家中兴作出的努力和雕刻上的实力,被称为国手是名副其实的。这位总算是留下若干有铭的作品,铭为“后藤显乘”花押。其錾刻手法也是炉火纯青,技艺高超。古书上说“目贯根部极长是显乘的特色”。此外还有即乘、荣乘,也都是比常规的尺寸要长。


注:①法桥:日本僧侣位阶。最高是法印,其次是法眼,法桥是第三位阶。镰仓以后也将此位授予医药乐师百工之人。

鶴図三所物 銘 後藤顕乗(花押)


後藤即乘:嫡系第八代。第六代荣乘的次子,庆长五年(1600)生于京都,讳光重。初名源四郎,后袭名四郎兵卫。18岁时其父荣乘病逝,遂在叔父显乘指点监护下修习技艺,五年后元和七年(1621)接过当家之位,成为嫡系第八代传人。宽永二年(1625)被(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家光招至江户,谒见后领二十人扶持①。但宽永八年十一月十三日便在江户英年早逝,年仅三十二岁。
以京都为大本营的后藤家开赴江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京都文化向江户迁移的历史背景,是一个值得注目的事件。古人对即乘的技艺评价很高,然天妒英才,令人痛惜。据《后藤家控贴》记载,有“后藤光重”花押铭,可以确认为即乘作的有千重菊、龙、立鹤图等三件套作品,但如今存世的很少了。
注:①二十人扶持:所谓“扶持”即俸禄、粮饷。按一人一天糙米五合计算,二十人扶持就是一天一百合,即一斗,以此标准按年发放。人数是发俸的计算单位,发的是粮食或金银,并不是发人。后文中将译作“xx人份粮饷”

這龍図小柄 銘 後藤光重(花押)


後藤程乘:嫡系第九代。显乘嫡子,庆长八年(1603)生于京都。幼名寅市、源一郎,后袭名理兵卫。讳光昌、光尹。受伯父觉乘之邀赴加贺前田家出仕,领三十人份粮饷,负责加贺藩的金工及财政事务,并致力于加贺后藤一派的发展。深受藩主利常信赖,获赐宅邸,位于金泽郊外莲池(今兼六公园的一部分)。又因上一任当家光重故后,其子光侶(后来的第十代传人廉乘)年幼,遂由程乘护持引导。如此一来程乘就处在了与父亲显乘当年同样的位置,也是一件趣事。程乘故于宽文十三年(1673)九月十七日,享年七十一岁。这理兵卫一脉,显乘、程乘父子二人都是一流的人物,尤其在加州工艺界更是光彩夺目的存在。其作品有“后藤光昌”或“程乘”花押铭,也有的会刻成异体字“呈乘”、“锃乘”,都是其本人所留。其手艺堪称高明,品性高古忠义,也反映在作品中。鉴定后藤家的小柄一类很重要的一点是浮雕的高低变化,俗称为“山与谷”的对比。“目贯”一词原本也有指据纹①或高浮雕的高低对比之意。关于历代山与谷的落差有如下记载:“落差最大的是乘真;较大的是祐乘、德乘、即乘、通乘;适中的是宗乘、显乘、程乘、光乘,较浅的是寿乘、延乘、桂乘、真乘”。程乘的錾刻手法之稳健是爱好者们一致公认的。


注:
①据纹:指从金件背后敲打,使正面凸起成浮雕状。如目贯就大多采用此法。或指将如此单独制成的金件添加到平面的物体上。

弓流し図小柄 無銘 程乗作


後藤廉乘:嫡系第十代。父即乘去世时他年仅四岁,便由叔父程乘护持指点,到十五年后的正保三年(1646)满二十岁时袭名象征当家之位的四郎兵卫之称,继任为嫡系第十代传人。是上上代当家即乘的第四子,生于宽永四年(1627)。宽文二年(1662)受命于幕府离开京都赴江户任职。打破老祖宗祐乘以来的传统举家前往江户十分不易,不过后藤家嫡支自此就定居并活跃于江户京桥一代,直到第十七代典乘。因嫡子光嘉英年早逝,过继旁支的仙乘第三子光寿(后来的通乘)为养子。晚年归隐祖地京都,将家业让于光寿,宝永五年(1708)殁,享年八十二岁。廉乘的手艺在历代中也算上乘,留下的作品也很多,“后藤光侶”、“后藤廉乘”都是他的花押铭,作品水平良莠不齐。有“家雕”①传统的赤铜鱼籽地漆金高浮雕,也有迎合时人趣味,不属于所谓“后藤雕”样式的作品。廉乘处在显乘、即乘、程乘与通乘、寿乘、延乘之间,其作品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尚和世态。


注:
①后藤家将自家金工称为“家雕”,别家统称为“町雕”。有点类似于我国的“官窑”和“民窑”。不过后藤家的这种说法显然透露出几分御用工匠世家的骄矜。

笹に海老図三所物 銘 後藤廉乗(花押)


後藤通乘:嫡系第十一代传人。初名源之丞,后袭名四郎兵卫,又讳光照、光尾。后藤家旁支的后藤仙乘第三子,生于宽文三年(1663)。因嫡系第十代当家廉乘嫡子光嘉早夭,翌年贞享二年(1685),23岁的通乘过继到廉乘家为养子并成为嫡系的继承人。后剃发出家,法号通乘。坊间有流言说他与养父不和,这是后人的误传。实际上只是两代人的创作风格因为时代的变迁、潮流的变化而产生了较大差异,被人过度解读罢了。通乘于享保六年(1721)逝世,享年59岁。从元禄到享保(1688~1735)年间是江户文化形成、发展的阶段,以名匠宗珉为杰出代表的橫谷派及其分支、奈良、滨野派等“町雕”工匠群体如雨后春笋,为江户新风尚增光添彩。在这样的时代浪潮中维系后藤家兴盛不败,通乘可谓居功至伟。其性格坚毅沉稳,雕工细腻精巧,其作品充分体现出后藤家的品味与格调。有“后藤光寿”、“后藤通乘”花押铭小柄存世。既有“家雕”传统的赤铜鱼籽地漆金高浮雕式作品,也有积极地采用了崭新的“町雕”样式的作品。小柄背面采用部分包金或金银交错等样式,展现出浮华的元禄风貌的物件在这一时期十分多见。

宝尽図 銘 後藤光寿(花押)




本文文本摘自 光芸出版《镡 小道具鉴定入门》若山泡沫 饭田一雄著

由凯业美术翻译整理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