肋差和短刀是切腹的吗?

凯业美术® / 2020-01-14

长久以来一直有一种误解——胁差是用来切腹的。这种说法从何而起已经不可考,但确实是有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以至于相当多的新人在开始接触日本刀的时候有这种看法。其实这种误读还是源自于对胁差、短刀的认知不足,以及对切腹的了解比较粗略导致的。因此我们需要把这三者分别解析一下,何为胁差,何为短刀,以及切腹这一行为的发展历史。

 胁差作为日本刀的一个种类,一般而言是在战斗中作为打刀的补充或是后备,用以近身作战或者是在室内狭小空间内使用,长度为一尺以上、二尺以下。这种作为副武器的佩刀,其原型最早可以追溯到镰仓时期的“腰刀”,也有说法称更可以追溯到平安时代的“横刀”,但时代过于久远难以严谨考据。在南北朝时期,胁差与长杆兵器(如枪、薙刀)的组合是战场上足轻的典型配置,胁差作为在长兵器无法使用时,足轻(步兵)用以杀敌或者是自保的兵器。另外,在镰仓时代初期便有另一种类似的副武器出现,便是小太刀,但是小太刀多为高级武士使用,制作相对较少,刃长一般在一尺八寸以上,整体而言与胁差的作用相近,在室町时代之后由于打刀和胁差的广泛使用就很少再有制作。言归正传,在战国时代之后,打刀与胁差组合的“大小一腰”逐渐开始流行,并成为了一部分武士的日常搭配。胁差根据其长度又被分为小、中、大三种:刃长一尺到一尺三寸为小胁差,一尺三寸以上刀一尺八寸为中胁差,一尺八寸以上到二尺为大胁差,而像刃长超过一尺的“寸延短刀”也被视为小胁差。由于非武士阶层不可以佩戴长刀,因此许多江户时期的富有商人都会选择找名刀工去定制华美的中胁差、大胁差佩戴。去体验过日本和室的人应该有所体会,一般层高比较低,如果在古代日本发生室内的战斗,用打刀非常容易斩切到房梁或者是室内的物品,因此胁差正是适合这种狭小空间的小规模作战。同时因为刃长较短,在拔刀幅度、拔刀速度上都会优于打刀,在这种面对面交锋生死一线之时,快于对手一瞬都会带来相当大的胜算,因此胁差的使用方式也是武士的必修课。

吉冈一文字|重要刀剑

短刀最初的作用基本是武士防身之用,因其短小且便于制作精美很快就成为了武士阶层的一种实用与装饰两用的佩刀,而制作短刀的刀工中最为优秀且著名的当属古刀期山城传粟田口派的短刀名手——粟田口吉光。在非常多休闲放松的场合,比如睡觉或者是用餐、饮酒等时候,武士很少会把打刀或者是胁差放在身边,一方面是不方便,另一方面是在与客人休闲时带刀显得会有所提防,是失礼的行为。但是完全不设防显然不是武士所为,如何自卫又显得合适,短刀就派上用处了。刃长不足一尺的短刀作为武士的御守刀,能帮助其在没有打刀或者胁差的情况下,尽可能的起到护身的作用,起码要比赤手空拳搏斗强上许多。

短刀除了在和平环境下偶尔起到紧急情况中的应急用品之外,很多时候是武士阶层的赏玩之物,佩戴大小一腰,身前别着一只精致短刀在江户时代也是高级武士彰显自己身份、财力的一种手段。当然,短刀并没有单纯变成一种玩物,在战场上有着用以破甲的“铠通”,以及南北朝时期开始出现的刃长超过一尺的豪壮短刀“寸延短刀”,这些短刀都是有着非常明确的实战用目的。

左文字|重要


接着我们来讲一下切腹这个问题。切腹是日本武士特有的一种自尽方式,被视为是有尊严的死法,具体而言就是用刀切开自己腹部自杀。为何选择腹部是因为古代日本人相信腹部是人的灵魂和情感寄托之所,但由于腹部神经密集,切腹这一过程会相当痛苦,因此从早期的独自切腹之后演变为会有专人为切腹者“介错”,在切腹的过程中将切腹者斩首以避免长时间的痛苦。近代比较有名的切腹者就是日本文学家三岛由纪夫,他在1970年11月25日带领自己的私人武装“盾会”的成员挟持日本陆上自卫队东部总监部将师团长,呼吁自卫队士官随他发动兵变未果,便退入室内切腹自杀,但担任介错的人连砍数次都未能将三岛由纪夫的头颅砍下,给他造成了相当大的痛苦,最终介错由一名学习过居合道的盾会成员执行完成。由此也可以看出,介错的执行者必须是剑术相当了得之人,斩切的位置必须非常精确,对于刀的控制能力也必须达到相当的水平。用以切腹的刀具一般为短刀,将刀身以白布或纸包裹,仅露出刀尖部分些许,手握于白布或纸的包裹处。是否使用胁差切腹就涉及到一个尺寸的问题,倘若是用小胁差或者是寸延短刀,这种情况是存在且合理的,但是使用刃长较长的胁差进行切腹就值得商榷了,因为对于承受极大痛苦的切腹者而言,刀应当是便于使用为宜,用中、长胁差显然不太合理。至于说“胁差是用来切腹”的,试想武士平日里配戴着一把仅为了自己某日自裁之用、并不算短的刀剑,是否有些滑稽呢。

信国|重要


各个种类的日本刀都有着相当明确、合理的用途,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古代,日本刀是作为最为主要的武器来使用,其分工必然是根据实际使用来分配的,一些谣言、传闻其实稍加研究和分析,便可以破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