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王国”之备前

凯业美术® / 2020-12-21


菊一文字则宗、大般若长光、小豆长光、小龙景光、谦信景光、波游兼光……也许你对于古刀期的备前传并不熟悉,但是这些赫赫有名的名物我想对于日本刀有着兴趣的爱好者或多或少都听闻过其大名,或是有所了解,在他们身后的就是那个时代的名刀工,以及那个时代的伟大流派——备前传。


重要文化財 太刀 銘 一 (号:姫鶴一文字)


在古刀的五大传之中,现存的古刀中比例最大的就是备前传,当然不仅仅是其庞大的产量,其综合水平在古刀期毫无疑问的是顶尖的。全日本从古到今登记在册刀工大约是两万多名,广义上的备前传的占了其中的一半左右。现存的国宝110支刀里面,备前占了其中的47支。那么为何备前传能够一步步走向繁荣,为何又会从巅峰落下,我们且来大致了解一下其中的因果。


国宝 太刀 無銘 福岡一文字(名物:日光一文字)


首先大致对“备前”这个地方有个大致的概念,我们所说的备前,属山阳道,又称备州,现在是冈山县东南部及兵库县赤穗市的一部份。此地原本是属于古吉备国之一部,大化改新(645年,即为大化元年,孝德天皇废除大贵族垄断政权的体制,向中国唐朝政治经济体制学习,成立中央集权国家)后分为备前、备中、备后三国。从地图上看,备前面朝濑户内海,是大陆和日本关西地方的物资交流枢轴。同时其靠近优质铁砂产地,利用吉井川作为天然水源,中国山脉的铁矿作为锻刀的原料、广袤的林地可获取木材作为燃料,这从生产的角度来说是有极大的便捷性的。在那个武家依靠刀剑谋取天下的时代,占尽地利之便的备前成为日本刀锻冶的区域中心几乎是必然的。


濑户内海


吉井川


从平安时代开始,备前就出现了切铭为“友成”的数代相传的刀工群体,作品多为太刀,也有名为“友成作”的短刀。与友成同一时期的还有同样传承几代人的“正恒”,是古备前现存在铭刀剑中比例最大的,而且多只被定为国宝和重要文化财。而后在正恒一系的刀工中,传承到了定则时,他有了个当时还没什么名气的儿子,也就是之后名噪千古的福冈一文字创始人,十六叶菊纹受领刀工,则宗。


国宝  (太刀 刀铭 备前国友成造)


刀 無銘 古備前正恒


则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跟那个时代有密切关系,当时的天皇就是著名的爱刀家,后鸟羽天皇,这位天皇除了喜欢日本刀,还喜欢自己锻造日本刀,其作品就是知名的“菊御作”。因为喜欢,所以召集了一批当时水平优秀的刀工过来轮班锻刀,然后亲自覆土烧刃,做的好的还有相当丰厚的赏赐。则宗就是其中正月番的担当,因为作品优秀深受后鸟羽天皇的喜爱,赐予了象征日本皇室的十六叶菊纹以奖赏,而则宗是福冈一文字的创始人,从而有了“菊一文字则宗”的称呼,但是,这种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坊间的传说,则宗的作品多为刃文直刃调小乱的太刀,腰反深,身幅像山城传的太刀一样狭长优雅,地肌多为小板目诘、小杢目、大肌相交,刃中带有沸,切铭一般为“则宗”的二字铭,像传闻中“菊纹+一”的作品,目前并没有看到能确实证明的证据。我想可能是人们觉得身为御番锻冶的笔头的则宗,一定会这样做而传出的故事吧,当然也可以证明则宗在日本刀历史上的深远影响,他所创立的福冈一文字中,出现了像御物道誉一文字、国宝日光一文字、长篠一文字、今荒波一文字、姫鹤一文字、南泉一文字、山鸟毛等等这些名声大噪的福冈一文字名刀,不仅仅是在古刀中,在整个日本刀历史中都是极为耀眼的作品。


太刀 菊御作


重要文化财 太刀 铭(菊纹) 菊御作


国宝 太刀 銘 則宗


重要文化財 刀 無銘 一文字 (名物:南泉一文字)

    

到了镰仓时代,一个名为“光忠”的备前刀工开创了之后日本刀历史上称得上日本刀历史上最大规模刀工流派之一的长船派,长船派到现在还有着切铭形式上的传承,像是“备前国长船住弘次作”这种类型。很有意思的是,光忠的父亲近忠也是古备前的正恒系刀工,虽然正恒系人数多,姑且也是跟福冈一文字的创始人则宗算是一派里出来的。像光忠的作品多为长寸优雅的太刀,地肌多为板目肌交杢目肌,地上有备前物典型的乱映,刃文有丁子、互目,刃中动态丰富,有着足、叶、金筋。比较有名的作品比如得名于伊达政宗将躲藏于烛台之后的罪臣连同烛台一起斩断的烛台切光忠。

比较可惜的是,烛台切光忠不幸烧身了,目前维持着烧身的样子没有做修复。


重要文化財 刀 無銘 光忠


光忠的儿子之名,接触过日本刀的朋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古往今来达官显贵、爱刀之人都争相想要拥有的长光,在当时也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稀有之物。长光在正応时期作为备前长船锻冶的领军人物非常有名,作品多是优美细长高腰反的太刀,地肌为紧密的小板目,地上带有乱映,刃文多为直刃调中夹杂小互目、小湾,或是丁子乱,刃中带有小足、叶、小沸、金筋。长光的作品被评为国宝的有六把,被评为重要文化财的更是有二十八把,总数量在所有入列刀工中排行第一。其余只要是在铭的作品,一般不是被指定为重要美术品,就是被收藏所在地的政府列为地方文化财保护。现存最著名的长光作品是东京国立博物馆被列为国宝——名物,太刀“大般若长光”。因为在它室町时代就价值六百贯,刚好与大般若经六百卷数量相同,所以被赋予“大般若长光”这个雅号。这把刀原本是室町末期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所持有,后来经过三好长庆与织田信长而传到了德川家康手中。长筱合战后家康将之赐予奥平信昌,后来又传到家康的继子——松平忠明手里。大正年间被其同族的后人拿出来拍卖,后被知名的爱刀家伊东巳代治伯爵买下。伊东死后,其遗族在1941年捐赠给当时的帝室博物馆收藏,也就是现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前身。


国宝 太刀 刀铭 长光(号大般若长光)


太刀 銘 長光 (号:小豆長光)


重要美術品 小太刀 銘 長光 (名物:鉋切長光)


镰仓时代末期,长船锻冶的掌门人传到了长光的儿子景光手里,景光在以丁子乱闻名的备前传中坚持做互目乱,被称为“景光互目”。新刀期名工大庆直胤以写景光闻名于世,还有就是新新刀期的固山宗次。相对来说景光的作品类型还是比较广泛的,除了当时主旋律的太刀之外,像短刀、薙刀、剑、小太刀的作品也有。地肌一般是小板目肌,配合着地上鲜明的乱映,堪称是备前长船一派中最美的地铁,刃文则是直刃调小湾、直刃小丁子、小互目、以及景光自己独创的片落互目。然而景光真品存世甚少。其人最付盛名的刀小龙景光铭为“备前国长船住景光元享二年五月日”,太刀的表侧的樋处浮雕了一条俱利伽罗龙(龙王之一,也被视为不动明王的化身),里侧则雕刻了梵文。从刀茎处望去,樋上的雕龙彷佛正窥视着持刀者,因此本作品又被称为“窥龙景光”。相传是南北朝名将军神楠木正成佩刀,山田浅右卫门家传来,之后也是明治天皇的爱刀之一,现为国宝。


国宝 太刀 銘 備前国長船住景光 元亨二年五月日 (号:小竜景光)


国宝 短刀 銘 備州長船住景光 元亨三年三月日 (号:謙信景光)


在镰仓时代末期,正好碰上两次蒙古和日本的大型战争,文久之役和弘安之役,是日本古代史上遭遇的唯一一次外敌入侵。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原本以修长典雅的刀姿为主流的日本刀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刀身变为长、宽、薄,并且以正宗为代表的相州传走上日本刀历史舞台,一时间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受到这种变革的驱使,当时的各大流派都开始向相州传学习其特色,在备前就产生了“相传备前”这一特殊时期的产物。这个时候的备前长船的名工就是兼光,兼光是长船景光之子,其作品从镰仓时代末期的元亨年开始出现,一直到文和、延文年间。到了南北朝时期,其作品大多为三尺以上长大的太刀,其短刀作品也大都为一尺以上的寸延短刀。其风格自初期传承于其父景光的互目、片落互目刃文之外,观应后逐渐变化为小湾调的刃文,地铁上有着独有的地映——“牡丹映”。兼光的作品切味优良,相传能斩断铁炮、石块、甲胄等坚物。而像兼光的作品名物就相当多,像波游兼光、竹俉兼光、水神切兼光等等,都是名家所藏的珍品。其弟子众多,有义光、伦光、基光、秀光、政光等人。


铁炮切兼光


重要美術品 刀(金象嵌銘)羽柴岡山中納言秀詮所持之 波およき末代之剣兼光也 (名物:波遊)


但是在这之后,由于备前的刀剑锻冶事业不断发展庞大,刀剑的制作量越来越多,对玉钢和木炭的,位于吉井川上流的森林遭到破坏性的过量砍伐,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后来在天正十八年发生了大洪水和泥石流,使得很多刀剑工匠因此丧命,对备前刀剑锻冶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应永年后,中日之间的贸易越来越发达,刀剑称为重要的出口贸易品,再加上日本战国时代的到来,备前刀剑因为其品牌效应,需求量增多,开始量产。虽然其中也有不少相当优秀的名工定制品,但是为完成巨量的订单,备前不得不粗制滥造,追求高产量代替了追求高水准。这就是备前物开始与“数打物”这一名词挂钩的开始。加上之前的天正大洪水,备前传的很多刀工移居其他都市,也就越来越少人特意去备前定制刀剑了。于是在这之后备前锻冶陷入一步步衰落的情况,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总部微信客服:kymsdj

上海微信客服:kymssh

北京微信客服:kymsbj

广东微信客服:kymsgd





古董刀 日本古董刀 日本刀专卖 代购日本刀 进口日本刀 高级武士刀 日本刀代购 日本刀价格 正宗日本刀 日本刀 日本刀收藏 日本武士刀 正宗武士刀 正宗日本武士刀 高档日本刀 居合刀 日本指挥刀 武士刀代购 高端武士刀 高端日本刀 武士刀购买 日本武士刀价格 日本刀图片 日本刀哪里买 日本刀能托运回国吗 买日本刀 日本刀多少钱一把 凯业 凯业美术 凯业美术刀剑 凯业刀剑 月山贞一 一文字 长曾弥虎徹 水心子正秀 堀川国广 和泉守兼定 千子村正 日本盔甲 日本工艺品 日本古玩 日本漆器 日本花瓶 日本茶具 日本瓷器 日本茶壶 九谷烧 清水烧 七宝烧 有田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