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刀的切味是怎么回事

凯业美术® / 2021-04-12

日本战国时期,出仕于大名斋藤道三的家臣谷卫好,在一次战役回来的路上看见了田埂上的尸体,便拔出了腰间的佩刀朝尸体砍去,以测试刀剑的切味。这种行为便是日本刀剑专业测评文化——土坛试的开始。而谷卫好的佩刀同田贯(战国时期九州地区的制刀集团),也因试斩而得名“胴田贯”。

九州肥后同田贯


谷卫好的三子谷卫友继承了其父的试刀特点,并逐步发展成专业的测评模式。由谷氏父子完善的试斩手法被认作是土坛试的鼻祖,叫做谷流。


作为武将的谷卫好在桃山时期东征西战,自然懂得锋锐的刀剑为乱世武家的珍宝。但是以前对于刀剑切味的评价都是来自战场实测。由于战场环境瞬息万变,所以在桃山相对安稳的时期,便能寻求更为靠谱的方法来将刃味直接的表达给大众。

谷卫友在成立谷流的时候收了一位名叫中川左平太重良的门徒,他是德川家臣中川將监重清的儿子。年轻的中川重良在桃山时期参与过大阪冬与大阪夏之战。因此武士出身的他对于刀剑的理解应用自然也是更胜一筹。中川重良集谷流特点大成开创中川流试斩,在新刀期为试斩文化做出了不可否定的价值。


大阪冬之阵


在江户幕府确定统治权后,在幕府的运营下社会各个机构也步入正轨。坐落在武州丰岛郡的浅茅原刑场、江户地区的铃之森刑场和南千住小塚原刑场是幕府处理死刑犯的主要基地。据统计江户幕府每年处死的囚犯大约在千人左右,而赶上幕末造反的乱世,每年处死的囚犯更是多达两千人之众,而斩首之后的尸体就成了试斩的对象。

武将出身的大名们在和平年代希望更加了解自己手中的刀剑,于是委托中川重良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评。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诸如本多飛騨守,黑田筑前守,池田出云守,越前宰相忠昌,锅岛纪伊守,本多丰前守,水野胜贞等。中川重良在测试结束后会以金银镶嵌的方式把测试的结果公布到刀茎上,这种铭叫做试斩铭,因为又多以金 银等贵金属象嵌,所以也叫金(银)象嵌铭。有些时候试斩铭中还会出现几次测试结果并存的例子。


压切长谷部


继承中川流并把试斩文化推行到新高度的是新时代的山野勘右卫门永久。桃山时期的相传风刀剑热度直接影响了新刀期第一阶段的发展。随着桃山时期的大名的故去,又逢明历三年的江户大火,刀剑业在江户地区的发展又从新开始了。不同于前代的风潮,这个时期的刀剑开始在寻常的身姿中追求武用风,来彰显武士特有的地位。因此名工安定,虎徹,正弘等江户地区新生刀工脱颖而出,其设计的棒反刀一度成为新时代的风向标。这种弱反设计的长刀更适合劈刺,因此在测试的过程中每每创造新纪录,成为无数武人心中羡慕不已的名刀。

长曾弥兴里入道虎徹


不同于中川流的定向客户测评,山野流的测评范围几乎囊括彼时可供需求的存世刀剑。但因为测评地域的特点与江户地区的刀剑需求特点为背景,几乎受山野流测试的刀剑有八成都是江户地区的新刀,其中属虎徹当居首位。

山野勘右卫门永久的儿子山野勘十郎久英继承了山野流,而山田浅右卫门貞武又从山野勘十郎久英那里继承了山野流并开创了山田流。至此山田浅右卫门的称号随着山田流代代相传,直到明治维新废除刀剑相关文化时才在九代浅右卫门吉亮这里划上句号。

公元1797年,远江国藩士柘植平助方理在六代山田浅右卫门吉睦的帮助下写下了刀剑类读本《怀宝剑尺》。其中首次提及了“最上大业物”“大业物”“良业物”“业物”等切味分级概念。其中最上大业物格定为十二人,大业物格二十一人,良业物格五十人,业物格八十人,大业物 良业物 业物混合追加六十五人 共计二百二十八人。这便是最早的关于刀剑切味的综合参考了。而后人又在此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扩充,这也是今天所见部分不在《剑尺》版位列的刀工依旧享有X业物的原因所在。

最上大业物


土坛试会优先选取中年男性的尸体来作为试斩对象,在斩首放血之后会将无头的躯干固定在专门的台座上。由于这个过程越来越专业化,名为土坛试的支撑也不再是传统的土堆而是用饱满的棉麻袋作为填充,防止刀刃过利剁入地中。而试斩时则需要将刀身配上特定的夹具、配重等来取得一个相对恒定的试斩结果。这样的话有时会在刀茎的末端再开一个新的孔,以供测试。而测试的手法也多为专人采取统一的切割姿势,来尽量维持发力的均匀化。

在中川流的时代试斩的躯体上已经出现了一些部位的名词,在山野流成熟的时期已经把腰部以上的部位详细的取了名词。后来到了山田流的时代又从新进行了名词归纳。而不同的位置也有着不同的斩切质感。难易程度是从骨架居多的肩部过渡到肉质较多的腰部。腰部虽说易切但数量的叠加也是十分考验刀身的切味的。尽管如此,在江户新刀中不免出现诸如四胴的虎徹与四胴 五胴的安定等,更有甚者是延宝年间中西十郎测试一支末古刀兼房,其成绩达到了惊人的“七胴”。

七胴兼房


延宝以后的刀剑需求饱和与随后的锁国安稳社会状态使得刀剑需求量骤减,因此山田流反倒没有宽永时期的中川流与宽文时期的山野流那么具有影响力。反倒是靠斩首之后从尸体中取除脏器制成秘药而广为人知。直到幕末年间刀剑需求量加大,七代山田浅右卫门吉利又以刀剑测评员的身份回归,并指导当时新人刀工固山宗次,使其成为一代名工。

幕末的战斗惨烈程度非比寻常,刀剑不再一味追求“利”而开始注重更为实用的“刚”。因此这时出现了土坛试之外的“坚物试”。顾名思义是斩击坚硬如鹿角、牛骨、铁棒的器物来检验刀身质量,多是刀匠自证功力的一种体现。更有甚者在坚物试的基础上直接将刀身击打至报废,来检验极限强度。这样的测试叫做荒试,在幕末需求保命好刀的背景下风靡一时。至今吉原兄弟与其门徒大野義光也做过关于荒试的测验,以证明现代刀虽无实战,但并非是花架子。